• 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虐待  »   像条母狗的老姐 &
    像条母狗的老姐

    像条母狗的老姐

    陈美玉今天很早起床了,对着打开的衣柜发呆

      「老姐,怎麽了?」我疑惑的问。

      「哎呀,死老弟,你健忘啦,昨天不是跟你说过了麽?」陈美玉嗔道。

      我这才想起来,昨天电影院的那个男人叫淩哲苇,陈美玉爲了拿回高跟鞋,承诺
    今天一天都是他的人,真是便宜他了!

      陈美玉的衣柜里有数不清的衣服丝袜和超短裙,都是近几年堆积的(陈美玉的衣
    柜里没有长裤之类的,内裤也全是绷带式的比基尼),丝袜有网状的、薄纱的、
    吊带袜、连裤袜等;鞋子也有很多,高筒靴、短筒靴、过膝长靴、高跟鞋等等。

      「昨天淩哲苇打电话给我,说让我今天九点锺去他家找他,说要穿得越性感越
    好,还有……」陈美玉停顿了一下。

      「还有什麽?」我疑惑道。

      「还要人家的小穴里插着自慰棒去找他啦∼∼」陈美玉脸颊唰的红了。

      我想今天陈美玉注定又是疯狂的一天,只不过等等我就要上班去了,没机会看
    到,实在可惜了。直到我出门去上班,还看见陈美玉裸着身子在那犹豫。

      陈美玉犹豫了许久,终于拿定主意了,她挑了一件露肩的白色短袖、一条纯蓝
    色超短裙、丝质绷带情趣内裤,以及一双蓝色圆点高跟鞋。陈美玉化完妆,穿戴完
    毕,又往自己白皙粉嫩、修长浑圆的大腿上洒上许多亮晶晶的颗粒,看到镜子中
    性感妖娆的自己,双手不禁伸进短裙里自慰起来。

      「呀,忘记插自慰棒了!」陈美玉惊歎道,立马从床柜里抽出一根粗大的带有
    凸起物的自慰棒,还有一个遥控开关。陈美玉将自慰棒慢慢地从情趣内裤的缝隙中
    插入到小穴了,不禁呻吟了起来。

      「今天陈美玉一定要做一只好鸡!」陈美玉看时间差不多快到了,于是便出门前
    往淩哲苇的家。

      淩哲苇的家离陈美玉住的家挺近的,没走几分锺就到了家门口,陈美玉故意拉扯了
    一下衣领,尽量让淩哲苇能看到她的乳沟,又将手里捏着的遥控器调了调,陈美玉马
    上迎来一阵剧烈振颤,很明显她调到了快。陈美玉弓着腰,勉强用纤细的手去摁了
    下门铃,很快,门便打开了,淩哲苇看到如此性感妖娆的陈美玉出现在自家门前,立
    马把陈美玉拖进了屋内,锁上了门。

      「哎呀∼∼不要急嘛,我今天一直会是你的人啦!」陈美玉嗔道。

      「啪——」淩哲苇一记巴掌甩在陈美玉的脸上,「啊!」陈美玉惊呼一声,摔倒在
    地上。

      「你个臭婊子,今天是老子的人,老子想怎样就怎样。乖乖的服侍大爷,在
    我家里,你只能爬着走,知道吗?」淩哲苇恶狠狠的说。

      「知道了,主人!」陈美玉受虐的心理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显得言听计从。

      淩哲苇拿过陈美玉手上的遥控器,将速度调到了极快,往卧室走去。性感的陈美玉
    趴在地上像条母狗一样在后面跟着,每爬几步便浑身颤抖几下,淫水顺着小穴的
    缝隙流到了大腿上,又流到了鞋后跟,陈美玉不停地发出「唔……嗯……哈……」

      的诱人的叫床声。

      淩哲苇把卧室门打开,陈美玉跟着爬了进去。一进卧室,淩哲苇便把陈美玉整个人抱
    上了床,将陈美玉小穴中的自慰棒拔了出来,陈美玉一阵呻吟,淫水不断喷涌而出,
    淫靡的气味围绕着陈美玉。

      「臭婊子,贱货,骚屄,老子要好好操死你!」淩哲苇满嘴爆着粗口,将自己
    粗大的老二掏了出来,对準陈美玉的小穴直接插了进去。

      「啊啊啊!哈……哈……好爽……快……再快些……」陈美玉止不住地呻吟:
    「啊……啊……陈美玉好爽,陈美玉快要……飞了……」

      淩哲苇压在陈美玉身上激烈地抽插着,「啪啪啪」的声音不断传出来,淫水从小
    玉的小穴里潮水般喷涌而出。淩哲苇边操边骂道:「骚货!这下爽翻了吧?一看就
    是好久没被男人操过的!」

      「唔……唔……是……是啊,陈美玉……好久……没被男人操了……快……快
    来人操死陈美玉啊……哈……哈……」陈美玉此时已经不知道什麽叫做羞耻,拚命地
    迎合着淩哲苇的抽插。

      整整二十分锺,在这疯狂的性爱下,陈美玉高潮了八次,淩哲苇才低吼一声,把
    滚滚的精液灌入了陈美玉的子宫中,射得陈美玉再次浪叫:「啊啊啊啊啊……烫……

      好烫啊……会……怀孕的……不过陈美玉……喜欢!「

      随着淩哲苇的射精,两人都瘫倒在床上。休息了几分锺后,淩哲苇进浴室洗了个
    澡,然后拉起陈美玉,「骚货,等等你就是我的女朋友,我要带你去MOTEL和兄弟
    们玩,你给我听话!」淩哲苇命令道。

      「是!主人。」陈美玉应道。

      陈美玉爬到门口,站了起来,打开门和淩哲苇手牵着手走了出去。去MOTEL的路
    上,陈美玉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不仅仅是她貌若天仙、豔丽动人,更主要的是小
    玉牵着的淩哲苇长相平庸,许多男人纷纷对淩哲苇报以嫉妒的眼光。这时淩哲苇却搂紧
    陈美玉,嘴角上扬,彷彿鄙视那些男人一样。

      MOTEL很快就到了,陈美玉和淩哲苇进了785包厢。陈美玉一进包厢便受到全场
    九个男士的注意,「哇,美女哦!淩哲苇,你女朋友?」其中一个壮硕的男子问。

      「哈哈,是啊!前几天刚搞上的,今天带出来给兄弟们玩玩。」

      陈美玉听到这里不禁欣喜若狂,看看整个包厢除了她全是男的,心里知道等下
    免不了又有一场大战了,暗想:『我一定要把这些男人全部征服!』陈美玉向在座
    的人点头示意,然后坐在一个沙发上,故意将短裙拉高了一截,把修长浑圆、亮
    晶晶的大腿毫不吝啬的展现在每个男人眼前,陈美玉风情万种的朝男人们一个个电
    过去。

      「这位小姐,你真的是淩哲苇的女朋友?不是他买的?」一个男子实在不相信
    淩哲苇竟然能泡到这麽浪蕩的女子。

      「是,陈美玉是淩哲苇的女朋友哦!淩哲苇的那个又粗又大,让我着魔。」陈美玉脸
    颊通红的答道。

      「哈哈哈……」包厢里爆发出一阵笑声:「淩哲苇的是我们当中最小的!」

      陈美玉这下更加欣喜,没想到这些人个个都是能干的男人,「那……谁知道你
    们是不是说谎呢?再说了,大又不一定会干得持久∼∼」陈美玉故意挑逗着说。

      「那,我们轮流来干陈美玉姑娘怎麽样?让她服服贴贴!」那个壮硕的男子号
    召每个人,「好!好!」包厢里一片应和。

      「陈美玉,还不快让兄弟们好好搞搞,他们说的可都是实话啊!」淩哲苇命令小
    玉。

      「是!主人!」陈美玉搔首弄姿的走到壮硕男子面前,整个人贴在他身上,双
    手绕着他的脖子,修长的大腿盘在他的腰上,「人家要啦∼∼」陈美玉嗔道。壮硕
    男子毫不客气,掏出自己的老二,对準小穴长驱直入,「啊啊啊……」陈美玉淫浪
    地发出呻吟,不断扭动着自己的腰,整个人上下挪动,迎合着男子的猛烈撞击。

      两个小时过去了,陈美玉在和最后一个男子进行性爱,此时她浑身香汗淋漓,
    「噗哧、噗哧」的声音从正在被大肉棒抽插的小穴里传来,浑浊的白色液体刚刚
    从小穴流淌出来一些,又被肉棒带了回去,泥泞不堪。周围许多人拿着手机在拍
    下这淫靡的一刻,淩哲苇还拿出摄像机不断调整角度。

      「啊啊……哈……哈……陈美玉好美……再努力一把……哈……」陈美玉不断地
    呻吟着。随着男子低吼的声音,陈美玉同时也达到了高潮,浑圆修长的双腿伸得直
    直的,美眸紧闭。

      最后一个男子离开了陈美玉的身体后,淩哲苇把自慰棒又重新插到了陈美玉的小穴
    中,精液被关在了子宫内,「等等你就这样子和我逛街去吧!哈哈,骚货!」阿
    奇恶狠狠的说。

      其他人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淩哲苇整理了一下摄像机,说:「这里面记录了
    你刚才的事情,等等给你拷贝一份,让你回去好好用来自慰。哈哈!」

      「谢谢主人!」陈美玉边擦汗整理衣服,边说。

      「走吧,我们去游乐园。」淩哲苇说。

      「那个……主人……能再等几分锺吗?我……」陈美玉支支吾吾的哀求。

      原来经过之前两小时激烈的战斗,陈美玉此时上半身的衣服完全没有遮羞的效
    果,已经湿透了,紧贴着陈美玉的身子,两个乳头隐约能看到;下半身蓝色超短裙
    上粘着不少浑浊的淡黄色精液,陈美玉正在擦拭,脚上的蓝色高跟鞋里也被人用来
    自慰,灌满了精液,陈美玉一脚踩进去直接发出了「哧溜」的声音;陈美玉的小腹也
    有明显的凸出,一看就知道里面灌满了精液。此时的陈美玉狼狈不堪。

      「我的精液美人,休息什麽啊,你这样子真是诱人犯罪,所以更要把你带出
    去了,你又不是没尝过踩着精液走路的滋味。嘿嘿,越是这样越刺激,别给我装
    矜持!」淩哲苇坏笑道。

      陈美玉无奈地媚笑了一下,跟着淩哲苇走出了包厢。一路上有不少的混混都来调
    戏陈美玉,陈美玉也不敢太反抗,只能任由他们摸几下。

      「哈哈,看那只鸡,浑身上下一股精液的味道!」

      「老闆,这鸡多少钱啊?」

      「看她肚子鼓鼓的,里面肯定全是男人的精液啊!还不止一个人的!哈哈,
    骚货!」

      陈美玉越听越兴奋,不禁又来了一次高潮。

      终于来到了游乐园,陈美玉平时很少来游乐园,现在女孩子的天真烂漫也展现
    了出来,一会儿玩套圈,一会儿玩打枪,一会儿又去坐碰碰车。淩哲苇在一边不时
    地调着自慰棒的振动频率,陈美玉边玩儿边高潮,很快就适应了这种状态。

      「呀,主人怎麽不来操人家了?」陈美玉嗔道。

      「你那恶心的小穴里全是男人的精液,我才不想插进去呢!等会儿带我到你
    家,让我好好收拾你,今天就算过去了。」淩哲苇说。

      「好的∼∼主人!」陈美玉暗想:还好今天老弟要加班。

      陈美玉一路上受到自慰棒的影响,小穴里还是有一些精液淌了出来,沿着大腿
    直接流淌到了鞋后跟,陈美玉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浸淫在精液的爱抚下,她也慢慢
    地放开了,挑人少的路走。

      走过一个仓库房时,淩哲苇把陈美玉拉住了,又是几巴掌掴过去,还扯了扯她的
    大波浪头发、拉了拉她的露肩短袖,「仓库里那个值班的小伙子看到了吗?去跟
    他说你被轮奸了,然后色诱他,说些下流话,帮他口交,让他射出就可以了。」

      淩哲苇命令道。陈美玉手捂着被搧得通红的脸颊,兴奋的点了点头。

      陈美玉推开了木门,故作惊慌的小跑到那个小伙子面前,故意摔了一跤,「啊
    呀!」陈美玉整个人扑到倒在地上,小伙子赶忙扶起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陈美玉装
    作可怜的啜泣着,故意半坐在地上,好让小伙子看到她的酥胸。

      「呜呜呜……人家刚才被人灌了春药,被轮奸了!哥哥保护我∼∼」陈美玉用
    娇媚的声音哭诉着。

      「啊,那……那你没事吧?」小伙子问道,双眼却离不开陈美玉的酥胸。

      陈美玉站了起来说:「你看我的两条腿,上面都是精液,能没事吗?呜呜……

      好痛啊!「

      「那,我帮你揉揉怎麽样?没事的!」小伙子殷切的问道。说着,小伙子让
    陈美玉坐在椅子上,双手抚摸着陈美玉淫靡的大腿。

      「唔,人家春药的药效还没退,你不要太那个啦∼∼」陈美玉故意引诱着小伙
    子。小伙子一听药效还没过,不禁心头一喜,双手慢慢地往大腿根的私处摸去。

      「诶,人家的小穴都不知道有没有被他们干坏,能……帮我看看吗?」陈美玉
    故作矜持的问。

      「当然!当然可以!」小伙子撑开陈美玉双腿,从情趣内裤的缝隙里抠进去:
    「啊,里面有一根自慰棒啊!」

      「啊……是吗?难怪我感觉小穴里鼓鼓的……」

      「错了,鼓鼓的是因爲全是精液啦!你看。」说着,小伙子把手伸到陈美玉面
    前,全是黏稠的白色液体,陈美玉一看心里一喜,双唇含住了小伙子的手指吮了几
    口。

      「你那麽爱吃精液,不如吃吃哥哥我的肉棒吧,可硬着了!」小伙子好色的
    说。

      「真……真的可以吗?谢谢哥哥!」说完陈美玉立马双膝跪地,翘臀撅起,头
    伸到小伙子掏出来的老二边,先从樱桃小嘴里吐出舌头舔了几舔,然后又舔了舔
    睾丸,自己的手还放在小穴上不断自慰,发出「哼唧、哼唧」的叫床声。

      陈美玉张嘴含住了他的龟头,然后又慢慢地将整根肉棒塞到口腔中,舌头不断
    来回搅动。「啊……好爽!真是个极品妞儿,活该被人轮奸!」

    小伙子没有一点
    同情心的说。陈美玉口交技术高超,没过几分锺就让小伙子缴械了,陈美玉「咕咚、
    咕咚」把满嘴的精液一点儿不剩的给吞了进去,再用舌头舔了一圈。

      「美女,做我女人吧!」小伙子说。

      「哼哼,就你?我才看不上呢!那麽快就射了。再见!」陈美玉傲娇的说,然
    后朝小伙子老二上踹了一脚,走出了仓库房。

      陈美玉刚走出仓库房,淩哲苇便迎了上来,手里拿着照相机:「你看这几张照片
    怎麽样?哈哈!」陈美玉拿过来一看,原来是刚才她在仓库里诱人的表现。陈美玉媚
    笑着:「啊呀,人家真漂亮∼∼这些照片能给我拷贝一份吗?主人。」

      「当然可以!哈哈,等等到你家再考给你。」淩哲苇大笑着说。

      「那现在就走吧!主人∼∼」陈美玉嗔道。淩哲苇点点头,示意陈美玉带路。

      过了十几分锺,陈美玉带着淩哲苇到了她的房屋门前,陈美玉领淩哲苇进了屋子里,
    锁上了门。「哎呦,这屋子挺大的嘛!带我去浴室,你也去。」淩哲苇说。

      陈美玉搔首弄姿的领着淩哲苇进了浴室,刚进浴室淩哲苇便不安份的将陈美玉推倒在
    地闆上,「啊呀!好凉!」陈美玉惊呼了一声。

      淩哲苇在陈美玉的脸上、粉颈、酥胸来回地舔:「妈的,憋死老子了!」舔了几
    分锺后,淩哲苇站起来将陈美玉摁在地上,然后把蓝色超短裙撕掉,扔在一边。

      「啊!人家几千元的短裙啊∼∼你赔我!」陈美玉哀歎道。

      「哈哈,之前的录像和照片都不想要了吗?那些应该能卖十几万吧,毕竟主
    角可是你啊!」淩哲苇笑着说。

      「唔……是哦,可是我没那麽多钱啊,怎麽办?」

      「你就当是用肉体卖给我吧!操一下一百块。」淩哲苇说。

      「啊……啊……那我岂不是要……被你操一千次呀?人家才不干呢!」陈美玉
    卖骚的说。

      「你都已经被我操了一百多下了,我可无所谓,反正你什麽都拿不到!」阿
    奇说。

      「别,别。我给你干∼∼不就九百下嘛!」陈美玉嗔道。

      淩哲苇将陈美玉小穴里的自慰棒抽了出来,「啊……唔……」陈美玉不断地淫叫。

      陈美玉浑圆修长的美腿上沾满了黏糊糊的淡黄色乾固物体,呈M字掰开,小穴
    里不断流淌出浑浊的白色液体和透明状的液体,整个小穴泥泞不堪。足足流淌了
    十分锺,陈美玉的腹部才平坦下来,地闆上一大滩浑浊带有腥味的液体令人作呕。

      「哈哈,我的精液美人,看看你的杰作。快舔乾净!」淩哲苇命令。陈美玉顺从
    的趴在地上不停地舔着那滩液体,足足十分锺才舔完。

      淩哲苇又拉陈美玉一起洗澡,让陈美玉浑身涂满沐浴露,然后和陈美玉拥抱、摩擦、
    舌吻。这个澡洗了足足二十分锺,淩哲苇把陈美玉抱到了卧室里,打开陈美玉的衣柜,
    「我操,你个骚货没想到全是这种衣服!」淩哲苇被衣柜里的景像震撼到了。

      「谁让人家∼∼是∼∼大∼∼骚∼∼屄∼∼啦∼∼」陈美玉对着淩哲苇的耳朵吹
    热气。

      「对了,你真的要干九百下吗?陈美玉家里∼∼有春药哦∼∼我得注射一点才
    干得动。」陈美玉慢悠悠的说。

      「哈哈,本来就那麽浪了,不知道发春之后是不是天下第一骚啊?我的精液
    美女!」淩哲苇十分期待,「不过你先穿点衣服,这样更有情趣!」淩哲苇坏笑道。

      陈美玉慢悠悠的走到了另一个柜子前,把门打开,「你真笨,在家里没人会看
    到我们做什麽,当然得穿情趣衣服了∼∼」嗔道。

      柜子里全是情趣衣服,猫咪装、护士装、职场装、教师装等等。陈美玉挑了一
    套护士装,她将外套穿好,帽子戴好,再将短得根本就遮不住臀部的粉红色超短
    裙穿好,最后坐在床沿上,慢悠悠的擡起一只腿,将粉红色蕾丝丝袜套到脚上,
    慢慢拉扯到小腿肚,再到大腿根,另一只也如此做了一番。淩哲苇看得双眼通红,
    要不是陈美玉还要注射春药,不然他早已就地正法了陈美玉。

      「啊,差点忘了,高跟鞋。」陈美玉拿出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套在了脚上。

      陈美玉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根本就是一个诱人犯罪的小姐,哪里是白衣天使
    呢!

      陈美玉从床柜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有几支注射针筒,陈美玉拿了一支出来,
    然后将春药瓶子拿了出来,「这是美国进口的红蝇春药哦∼∼发情时间能有三小
    时呢!」陈美玉边折腾针筒边说。

      陈美玉将注射器对準自己的大腿来了一针,扎完之后陈美玉躺到床上去,没过几
    秒她便脸颊绯红、双眼迷离,嘴唇彷彿要滴出血来。「快……快操我……我受不
    了了……」陈美玉像只八爪鱼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双腿弯曲互相挤压着。

      「没想到这春药那麽有效果!干!」淩哲苇说完便扑向了床上的粉红女郎,或
    者说是精液女郎。

      淩哲苇将粗大的肉棒插进了精液美女精緻的小穴中:「干!被那麽多人操过还
    是紧得和处女一样!」淩哲苇疯狂地向前顶,陈美玉不断地发出浪蕩的叫床声,小穴
    和肉棒相撞,泥泞不堪。陈美玉从之前的清纯少女,到方才的粉红女郎,又到现在
    的精液美女,只不过一天罢了。

      两人翻云覆雨,直到淩哲苇梅开四度,方才停止。这次持续了四小时之久,怎
    麽说也操了一千多下。

      陈美玉昏沈沈的醒来了,感觉头很痛,「嘿嘿,精液美女,今天真是刺激的一
    天,刚才我可是多干了你三、四百下啊!该怎麽办呢?」淩哲苇搂着陈美玉,笑道。

      陈美玉的药力还没彻底散去,说:「VIP客户嘛,人家送你白干几百次也不
    是问题啦∼∼对了,录像和照片给我一份吧!」陈美玉说。

      淩哲苇将陈美玉今天淫乱一天的记录全部放到了陈美玉的笔记本电脑中,「你要这
    些来干嘛啊?精液美女。」随后问道。

      「哎呀,别再说人家是精液美女了,人家的承诺已经完成,才不让你白占我
    便宜呢∼∼哼!」陈美玉傲娇的说。「人家当然是用来继续勾搭其他男的啊,放到
    论坛上去,看到这些,哪个男的不想操我,还可以当作激情聊天室的奖励哦!」

      陈美玉接着又坏坏的笑道。

      「如果是狗在干你的话,效果会更好哦∼∼」淩哲苇爲陈美玉出谋划策。

      「啊呀,人家才不和狗干呢,髒兮兮的。好啦,你好走了。」陈美玉把淩哲苇推
    到了门外,「那些录像和照片够你打一辈子的飞机啦!拜拜。」说完,陈美玉把门
    关上了。

      陈美玉背靠着门,耳边回响起刚才淩哲苇说的那番话,心道:「哼哼,给狗干,
    当然不行,不过,给狗舔几下……倒是可以呢!明天得好好服侍老弟了。」

      陈美玉拿起手机打给了我:「喂∼∼老弟,人家完成任务咯!」

      「啊,是吗?老姐你今天玩得爽不爽啊?」

      「爽死了呢∼∼人家还把人带到家里来,还用了春药哦!」

      「啊,那你和他干了多久啊?」

      「嗯哼,忘记了呢,反正我被他操了一千多下哦∼∼老弟,我今天没力气干
    了,明天我再好好服侍你。」

      「好啊,老姐,可是我现在堵得慌。」

      「没事,你上电脑去,我把今天的录像和照片发给你,够∼∼淫∼∼蕩∼∼
    哦∼∼」

      我很快就收到了陈美玉发来的东西,看到一张张刺激万分照片,我不禁打起了
    飞机来。照片里陈美玉被一群男人围着,接受着衆人精液的洗礼,还有像发情的母
    狗一样爲小伙子口交的照片……最让人喷鼻血的是陈美玉穿着护士装躺在床上气喘
    吁吁的照片,嘿嘿,不知道DVD里又是怎样的一番淫乱场景呢?